• <button id="nzkwc"></button>
  • <span id="nzkwc"></span>
    1. <tbody id="nzkwc"></tbody>
    2. l o a d i n g . . .

      返回首頁 立即訂票

      劇目介紹

      青藏高原,巍巍雄山,茫茫雪域。千百年來,漢藏人民只能依靠人背畜馱,跋涉于這片天地之間,這是人類最艱難的苦旅。直到被譽為人類鐵路建設史上最大奇跡的青藏鐵路的建成,才徹底改寫了這一歷史。從此,高原不再閉塞,人民安居樂業,雪域處處歡歌。舞劇《天路》便是依托于這一宏偉歷史背景之下,講述了上世紀70年代末鐵道兵筑路人和藏區人民在鐵路修建過程中的動人故事,體現了希望與信仰、生命與死亡、家園與夢想、愛與力量。

      青藏鐵路作為改革開放的重點工程,是藏族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的連心路,是雪域高原邁向現代化的騰飛路,也是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不斷創造非凡業績的奮斗路,被譽為“天路”。

      國家大劇院以青藏鐵路的建設為題材,以三代人“不忘初心”的堅守筑路為故事主體,緊密圍繞民族團結、軍民情深的主題立意,集結國內最具實力的藝術家組成核心創作團隊,于2018年“七一”檔期首次推出這部歌頌藏漢人民情誼、展現改革開放風貌的舞劇作品,為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獻禮。

      本劇獲得2018年北京文化藝術基金資助,2018年受邀參加文化和旅游部第十二屆全國舞蹈展演開幕式演出,受邀參加文化和旅游部全國優秀現實題材舞臺藝術作品展演,受邀參加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暨優秀現實題材舞臺藝術作品展演”。獲得2019年國家藝術基金資助,入選2019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重點扶持劇目,2019年獲第十六屆“文華大獎”。

      劇情介紹

      2007年,青藏鐵路某隧道。推土機、鉆探機、吊車等大型機械設備從遠方的地平線處緩緩駛來,轟鳴聲中,一群鐵路人來到山下,為新隧道破土。經過一片亂石堆時,鐵路人意外的遇見了一位中年的藏族婦女(央金)和他的弟弟(索朗)。他們手捧酥油燈,向石堆和地面一把把撒著青稞,仿佛在祭奠著什么。見鐵路人到來,索朗莫名地激動起來,喊著鐵路人聽不懂的藏語,沖過來攔在他們面前,阻止他們進入石堆。央金放下青稞,柔聲把索朗叫到自己面前,輕輕地擦拭著手中由于常年撫摸而光可鑒人的酥油燈。回到姐姐身邊的索朗安靜下來,拿起掛在胸前的一把小口琴吹奏起來。他吹奏的卻不是樂曲,而仿佛是火車行進的聲音,“嗚…嗚...嗚”。央金平靜而深情的凝望著四周散落的亂石堆,用她低沉而滄桑的嗓音,喃喃的說著什么。伴隨著她的講述,所有人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

      了解更多>>
      • 王舸 總編導

        創作解析
      • 羅斌 編劇

        創作解析
      • 印青 音樂總監

        創作解析
      • 楊帆 作曲

        創作解析
      • 張珅 編舞

      • 柳雯 編舞

      • 叢帥帥 編舞

      • 龔勛 舞美設計

      • 劉蓓 舞美設計

      • 阿寬 服裝設計

      • 任冬生 燈光/多媒體

      • 賈雷 造型設計

      • 李陟 舞臺臺本設計

      • 黎星 飾 盧天

      • 馮敬雅 飾 姐姐央金

      • 拉巴扎西飾 弟弟索朗

      • 宋玉龍 飾 老東北

      • 李超 飾 小四川

      • 于建偉 飾 盧天父親

      • 王金格 飾 盧天母親

      • 索朗群旦 飾 扎西

      • 李曉慧 飾 卓瑪

      大雪紛飛,年邁的央金、索朗姐弟追憶故去的鐵道兵戰士

      無數鐵道兵戰士為筑路獻身于茫茫雪域

      筑路雖苦,但鐵道兵們執著堅守

      盧天回憶和父母相處的溫暖點滴

      身為老一代鐵道兵的盧天父親獻身于茫茫雪域

      盧天和央金、索朗姐弟因一只口琴結緣

      三人舞幽默逗趣,頗具難度

      春種時節,藏族少女裙角翻飛忙播種

      藏族女孩跳起歡快舞蹈,祈求上蒼風調雨順一派祥和

      痛失愛子的藏族漢子

      漢藏同胞以舞會友,情意綿長

      藏族漢子跳起血脈噴張的“帽子舞”

      絢爛多彩的服飾盡展藏族風情

      盧天、央金跳起真摯動人的雙人舞

      索朗不停奔跑,追逐為筑路犧牲的英雄們

      因失去鐵道兵摯友痛徹心扉的央金、索朗姐弟

      漢藏同胞歡聚一堂,共同慶祝青藏鐵路建成通車

      酥油燈燃起,紀念那些為青藏鐵路逝去的年輕生命

      • 盧天

      • 姐姐央金(上半場)

      • 弟弟索朗

      • 戰士“老東北”

      • 戰士“小四川”

      • 藏族男人

      • 藏族母親

      • 盧天父親

      • 盧天母親

      • 春種

      • 燈舞

      • 頭巾舞

      • 草帽舞

      • 朝圣者

      • 朝圣者

      • 民族盛裝

      • 民族盛裝

      • 勘探隊

      • 鐵道兵

      • 鐵道兵戰士

      • 三期建設者

      • 三期建設者

      • 合影

      • 合影

      • 姐姐央金

      • 盧天與索朗

      • 盧天與索朗

      • 盧天與央金

      • 盧天與父親

      • 盧天與父母

      • 三兄弟

      • 三兄弟

      • 央金與索朗

      • 《天路》

      • 《天路》

      • 藏族夫婦

      歌頌勇往直前、執著堅守的“中國夢”精神

      青藏線大部分線路處于高海拔地區和“生命禁區”,青藏鐵路建設面臨著三大世界鐵路建設難題:千里多年凍土的地質構造、高寒缺氧的環境和脆弱的生態。在異常艱難的自然環境下,幾代青藏鐵路建設者們,懷著同樣的激情與夢想,克服萬難,用年輕的身軀和鋼鐵的意志去鋪設這條充滿希望的“天路”。正因為這種勇往直前、執著堅守的“中國夢”精神,青藏鐵路全線貫通,千千萬萬西藏人民的命運得以改變,藏族同胞終于可以走出貧窮,走向幸福。

      羅斌 —— “青藏鐵路的修建,是內地和西藏的聯絡,也是整個文化領域的溝通。所有為這條路奉獻的人,是為了那方水土那方人的幸福,不止是他們未來的福祉,這種溝通和堅守始終不移的在路上,扭結在一起變成一個目標一種信念,就是國家的精神,國家的意志。”

      淳樸藏族風情與時代軍旅風格,傾情演繹雪域高原的動人情感。

      在原創舞劇《天路》中,舞蹈風格呈現出濃郁的民族風味,導演大量運用藏族舞蹈元素,風格濃郁,充滿雪域高原的質樸厚重。同時加入剛勁有力、整齊劃一的軍旅舞蹈風格,體現出堅韌不拔、令行禁止的軍人氣質。

      王舸——“不同的人物群像主要是由當代舞和民間舞來表達,當代舞主要是表現部隊鐵道兵的,民間舞主要是表現藏民的。”

      除了大段表達情緒的群舞片段外,導演還在舞劇中大量運用獨、雙、三人舞來塑造人物形象,體現細節。特別是大量的三人舞,有戰友之間的以及戰士和藏民之間的,有相遇、離別、有誤會、有兄弟情義等各式各樣的三人舞,以此體現劇中人物之間復雜的情感糾葛。

      在本劇中一些情緒反差的舞段設計讓劇情豐滿富有層次:“相遇是很喜劇的,比如央金的弟弟去搶盧天的口琴,卻拿他姐姐來當擋箭牌,很多這種很喜劇色彩的東西。大量的喜劇、悲劇等不同情緒的舞段使得情感的落差非常大,能讓你剛剛還在開心的情緒里,一下‘嘩’地拉到最低。”

      天路是藏族人民走向富裕之路,更是一條希望之路,精神之路。

      在整部舞劇中“天路”是運輸大量物資,帶來富裕的鐵路,同時也是一條藏族人民虔誠的精神之路,兩條同樣勇往直前,風雨無阻的向前之路,在同樣對目的地拉薩的向往之中逐漸匯成一條希望之路。王舸:“我覺得天路精神有兩個,一個是物質的一個是精神的,精神的是藏民的,他們的信仰之路,朝圣之路。另一條是無數人用血汗修建的這條鐵路,讓大量物資運輸,讓西藏地區人民走向富裕。”

      王舸——“隧道這個故事,是鐵道兵和藏族人之間的,他們互相不認識,不理解,彼此之間存在著文化上的差異、時代的差異和語言的差異,但是在生活的一點一滴中慢慢融合,最后他們親眼看著這些士兵里一部分的人把生命奉獻在這兒,就是為了這條鐵路。”

      羅斌——“你會發現這個核心人物他們是在兩條線索里面運行的,一方面,西藏地域、藏民族、漢民族精神上的訴求,這是一條主線,他們世世代代、祖祖輩輩都在追逐這種信仰。另外一條線索就是修路這條線索,青藏鐵路緣起的時候就是我們故事的一個發生,經歷了整個青藏鐵路興建、停止又再復建這樣一個歷程。”

      除了在舞蹈意象及舞蹈語匯上突出“路”的概念,在舞美設計上,也有直接搬上舞臺的長達十多米的仿真鐵軌,以及由一盞盞酥油燈組成的生命之路。

      龔勛——“舞臺上的枕木,一條枕木就是一個士兵用身體換來的,他們躺下就像枕木一樣拼盡全力。酥油燈,滿天的酥油燈,每一盞酥油燈代表了一個奉獻在這條鐵路上的生命。”

      國家大劇院原創舞劇-天路

      這條路上,充滿著堅定的信仰與希望

      這條路上,飽含著深切的盼望與依戀

      國家大劇院 戲劇場

      進入專題 立即訂票

      接到國家大劇院舞劇《天路》的邀請,我十分糾結。因為這是一個太宏大的主題,也是我舞劇導演生涯中所面對的最復雜的一部作品。青藏鐵路建設周期橫跨半個世紀,涉及老中青三代共計數十萬鐵路人,同時更涉及漢藏兩個民族,軍民兩個群體。如此繁雜的線索,如何在短短一部舞劇中同時呈現?

      以舞劇的敘事手法和舞臺呈現形式來看,導演此劇或平鋪直敘面面俱到,或獨辟蹊徑以點及面。幸運的是,在漫長的創作過程中,我找到了這條“蹊徑”。

      在多年執導工作中,我始終堅持一個信念——舞劇不僅僅是表現技巧、展現故事、編排調度,更重要的是每一部舞劇都應該有一個獨一無二的“魂”,一個能夠體現時代特性、展現現實意義,打動當下觀眾的“精神內核”。這部《天路》亦是如此,希望可以讓觀眾看后有所回味,有所觸動。

      中國舞劇發展至今,已成為一種兼容并蓄的藝術形式,她可以更加自如的編排,更加自由的表達。此劇我也在諸多方面向前一步,做出嘗試,希望能夠在中國舞劇探索的道路上添磚加瓦。

      希望在天路精神的指引下,我能夠為觀眾鋪就一條不一樣的神奇“天路”。

      無數次,聽過《天路》那支歌,無限遼闊里裹挾了無比的情愫、無窮的悵惘……無意且有意之間,我開始謀篇布局同名同題材的舞劇,瞬間,悵惘變幻成無邊的力量!那片大愛大恨大徹大悟的雪域,那些俯仰天地動徹人心的人文,那種血肉筑就人神共寓天路的壯烈,那份澄懷味象勾魂奪魄的情懷,都激發了我,才有了這個筑路與心路交織前行的故事,以及我們一行人的軌跡……愿一縷馨香,伴天路無盡!

      2001年,我和詞作家屈塬看到《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報道“中央決定修建青藏鐵路”時,心情非常激動。之前我們多次去過西藏,曾經聽說過修建青藏公路時的無數艱難困苦,平均每公里就犧牲一名戰士。那時我們想如能通上鐵路該多好,但是都不敢想象。聽到青藏鐵路開工的好消息,我和屈塬滿懷激情地創作了歌曲《天路》,后來被大家所熟悉。

      15年之后的2016年,陳平院長告訴我,大劇院決定把歌曲《天路》重新創編成舞劇,對此我既感到高興又有點擔心。多少年來,國內原創舞劇大部分都是古代或民間傳說題材,即便現實題材,也大多改編于歷史紅色經典故事,而敢于用舞劇的形式直接表現改革開放40年的建設成果,謳歌社會主義建設、謳歌改革開放,又是國家大劇院的一個重大突破,無論從現實意義和藝術形式上都會起到引領作用。但“天路”這個題材,寫成歌不容易,編成舞劇更是難上加難。創作初期,我和編劇羅斌、導演王舸一起在趙鐵春副院長的帶領下研究劇本,深切感受到國家大劇院在打造舞劇藝術上的敢為人先,面對當代現實題材創作,不拐彎,不走捷徑,不打擦邊球,而是正面強攻!兩年來,大劇院創作團隊細研歷史資料,赴藏走訪采風,通宵達旦的探討,一步一步,劇中鮮活的人物、美麗的故事、動人的情境仿佛撲面而來,使我信心越來越足。

      參演這部舞劇的吉林市歌舞團我非常熟悉,與他們有過多次合作。“吉歌”舞蹈的技術能力和藝術水平都非常出色,特別是演員們敢于拼搏的精神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因此我相信,“吉歌”在舞劇《天路》中一定會有令人喝采的表現。

      這部舞劇的音樂廣袤、深厚又充滿浪漫氣息,作曲楊帆是國內非常優秀的青年作曲家,他將民族傳統與現代精神在音樂中不露痕跡的融合起來,奔放而又細膩,灑脫而又真誠,當《天路》的歌聲以一種新的樣式響起時,大家不禁為之動容。

      我相信,舞劇《天路》一定會為大家帶來驚喜,更帶來感動。

      對于青藏線,最初的認知更多來源于影像、文字紀實以及印青老師的那首《天路》。直到2017年,受國家大劇院邀約,與王舸導演一行坐上了穿行在藏地的列車。一路采風的同時聊劇本、談人物,也在慢慢體會著那種“身在地獄、眼入天堂”的真切感受。突然間意識到,這是一條多漫長的路啊....

      “天路”沒有生命,它只是靜靜的隨山勢起伏蜿蜒,與四季冷暖為伴;但它又見證并承載著太多的記憶、信仰、堅守、羈絆,以及那些曾經或現在依然鮮活的生命和笑臉。因為,它是用生命鑄就的。正如劇中的盧天與央金、筑路者與虔誠的藏民,一條“天路”將他們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了一起。而我所希望的,是用音樂寫一條“路”,將自己與他們也連在一起。

      竊以為,舞劇音樂創作和其它舞臺藝術門類音樂創作有一定的相似性卻又不盡相同。難點和挑戰在于音樂和舞蹈肢體語言、戲劇情境相融的同時又要保持其自身的獨立性。我想,這部舞劇的音樂更多追求內在情感的表述,既是劇中人物的、同時也是舞臺上所扮演著角色的演員內心。這種情感空間無疑是多維且復雜的。時而貼近、時而間離,音樂與舞蹈所產生的化學反應或許就是這樣。畢竟,說得再多,音樂是要被聆聽和感受的。

      感謝國家大劇院、印青老師對我的信任,感謝身邊所有為了舞劇《天路》默默付出的朋友們。

      长吉棋牌